中文 / OA

学校资讯 College profile

通知公告 媒体关注 学院动态

【两会进行时】央视《新闻联播》报道全国人大代表李孝轩关注留守儿童相关建议

作者:网站小编 | 更新时间:2019/3/11 17:16:06 | 阅读2505次

    3月9日,央视《新闻联播》以《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指引下——代表委员议国是:人大工作依法履职开新篇》为题,报道了全国人大代表、云南工商学院执行校长李孝轩关注留守儿童这个社会热点话题,专门进行了调查后在两会上提出相应建议:(关于留守儿童问题的各类现象令人忧心,建议完善法律法规、强化父母对未成年子女的监护主体责任,增强农民工在城市长期稳定发展的能力。)李孝轩的建议受到央视《新闻联播》的关注,为进一步履行好、发挥好人大代表职能作出了积极贡献以下为提案全文。


 


《关于从源头上加速减少农村留守儿童的建议》

全国人大代表、云南工商学院执行校长 李孝轩

 

留守儿童是改革开放以来人口开始大规模流动后出现的一个社会现象。这一问题广受关注,社会反响强烈,国家也非常重视,相继推出一系列措施。2016年2月,国务院印发《关于加强农村留守儿童关爱保护工作的意见》,各地也积极探索适应地方特点的办法,在关爱保护留守儿童方面起到了积极作用。但总体来看,解决这一问题仍显得十分迫切,必须高度重视。要将留守儿童作为特殊困难群体,进一步采取有效措施,尽最大可能减少留守儿童,让儿童至少与父母一方在一起,确保他们能有一个良好的生活学习成长环境。


一、留守儿童问题形势依然严峻

据民政部统计,全国共有农村留守儿童697万人,96%的留守儿童由(外)祖父母隔代照料,其余由其他亲友照料。近年来,关于留守儿童问题的报道屡见报端,自杀、性侵、失踪、意外死亡等现象令人触目惊心。2015年6月9日,贵州省毕节七星关区田坎乡4名留守儿童在家中服农药自杀身亡,年龄最小的5岁,最大的13岁。2017年1月27日除夕之夜,云南镇雄县1名15岁留守少年喝农药自杀。两起留守儿童悲剧都是因为父母双双常年外出务工。留守儿童的监护缺失问题已经带来严重后果,必须引起高度重视。

调研发现,当前留守儿童主要存在四方面问题:一是意外伤害比例高,生命健康遭受威胁;二是缺乏亲情抚慰;三是心理问题不能及时疏导,存在不同程度的内心封闭、情感冷漠、行为孤僻等问题;四是家庭教育缺失,留守儿童的社会认知与行为习惯存在偏差。以贵州某地为例,该市无父母监护的留守儿童中,一年才见一次家长的占65%,几年内都没有见过一次家长的占16%,一年才和家长通话一次的占22%。由于缺乏父母监护,留守儿童经常在于意外伤害事故,还有一部分留守儿童曾被不法分子敲诈钱物、教唆逼迫寻衅滋事、实施性骚扰等。此外,留守儿童的思想状况也不容乐观。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调查显示,72.5%的留守儿童认为社会上存在不公平现象,53%的留守儿童认为诚实守信的人容易被欺骗,对社会公平、正义、诚信的感知较为悲观。


二、留守儿童问题的主要成因

(一)农民长期进城务工造成与子女分离。随着市场经济迅猛发展和城乡经济发展差距的扩大,越来越多的进城务工人员选择长期在城市工作生活。大量农村劳动力外出务工时没有将子女带在身边,由此引发留守儿童问题。

(二)户籍制度限制了儿童进城上学的机会。农民工进入城市打工,因户籍制度原因,难以获得城市户籍,不能享受与户籍相关的利益。由于户籍的限制,农民工的子女在城市公办学校上学有较大困难。

(三)法律制度缺失,父母监护缺位。《中华人民共和国未成年人保护法》将第十六条规定:(父母因外出务工或者其他原因不能履行对未成年人监护职责的,应当委托有监护能力的其他成年人代为监护。)由于法律约束的刚性不足,缺乏对父母监护的强制性规定,年龄很小的儿童就被留守了,而且监护人的选择,父母的随意性比较大。


三、加快解决留守儿童问题的建议

(一)完善法律法规,强化父母对未成年子女的监护主体责任。加快推动完善未成年人保护相关法律法规,强化父母监护主体责任,为农村留守儿童关爱保护工作提供有力法律保障。建议尽快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未成年人保护法》,将目前的第十六条(父母因外出务工或者其他原因不能履行对未成年人监护职责的,应当委托有监护能力的其他成年人代为监护。)修改为(父母外出务工,至少一方履行对未成年人的监护职责,不能同时放弃监护职责。确因其他原因不能履行对未成年人监护职责的,应当委托有监护能力的其他成年人代为监护。)加大政策宣传,降低母亲外出比例,让母亲陪护孩子成长,对于关爱保护儿童尤其是低龄儿童意义重大。

(二)强化政府职责,统筹解决农村留守儿童和城市流动儿童问题。农村留守儿童进城就转化成为城市流动儿童。近年来,随着城镇化加速,流动儿童数量大幅度增加。接收大量流动人口的城市要提前做好迎接更大规模流动儿童到来的准备。各级政府要将农村留守儿童和城市流动儿童工作纳入重要议事日程,作为重大民生问题加以统筹解决,建立健全政府分管领导负责,民政部门牵头,教育、公安、财政、社会保障、卫生健康等部门参加的留守流动儿童工作领导机制,及时研究解决工作中的重大问题。各级政府应设立专项资金,为留守、流动儿童提供及时救助和必要补贴。

(三)取消各地在申领居住证时设置的其他门槛。国务院2015年发布的《居住证暂行条例》规定:(公民离开常住户口所在地,到其他城市居住半年以上,符合有合法稳定就业、合法稳定住所、连续就读条件之一的,可以依照本条例的规定申领居住证。)尽管各地都出台了《居住证暂行条例》相关实施办法,但在具体执行的过程中却设置了诸如要求缴纳社保、租房合同缴税等附加条件,导致大量的农民工群体难以在常住地申领居住证,无法作为常住人口享有基本公共服务。进城务工人员只要在流入地有稳定工作和住所,就是流入地的纳税人,将缴纳社会保险作为办理居住证的门槛条件,脱离了大多数进城务工人员的实际,应予取消。

(四)进一步放开城市落户限制,加快推动农业转移人口在城市落户。2014年,国务院发布《国家新型城镇化规划(2014-2020年)》,提出努力实现1亿左右农业转移人口和其他常住人口在城镇落户的目标,并明确规定(实施差别化落户政策。以合法稳定就业和合法稳定住所(含租赁)等为前置条件,全面放开建制镇和小城市落户限制,有序放开城区人口50万-100万的城市落户限制,合理放开城区人口100万-300万的大城市落户限制,合理确定城区人口300万-500万的大城市落户条件,严格控制城区人口500万以上的特大城市人口规模。)据统计,2017年底,全国流动人口规模达2.44亿人,4年间农业转移人口落户的规模与新增流动人口规模相当,按照现有速度推动农业转移人口在城市落户,难以快速解决留守儿童问题。建议推广山东省(2019年全面取消城镇落户限制)政策措施,除一线城市以外,进一步放宽在其他城市落户的学历、年龄和社会保险缴费年限限制条件,加快推动农业转移人口在城市落户。

(五)全力解决流动人口子女的(上学难)问题。按照本地流动人口子女规模大幅扩大城镇教育学额供给,推进流动人口子女义务教育阶段(幼升小)(小升初)待遇同城化,完善流动人口子女异地参加中考、高考的考试招生制度。在义务教育财政方面,建议加大省、市级统筹,降低区县财政的承担比例。在省内流动的流动人儿童的义务教育经费,由省、市、区县三级政府负担,以省级财政为主;跨省流动的流动儿童的义务教育经费,由中央、省、市、区县四级财政负担,以省为主。解决(大龄)流动儿童接受高中教育以及参加高考问题、平等就业问题等,为这些流动儿童真正地融入城市社会创造更好的环境,提供更多机会。

(六)职业教育要覆盖农民工,设立进城务工人员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把农民工纳入流入地城市劳动者终身职业培训体系,推动农民工从体力型向技能型转变,不断提高经济收入,增强农民工在城市长期稳定发展的能力。